<code id="l6occ"></code>

        1. <strike id="l6occ"><video id="l6occ"></video></strike>

            山东福彩山东福彩官网山东福彩网址山东福彩注册山东福彩app山东福彩平台山东福彩邀请码山东福彩网登录山东福彩开户山东福彩手机版山东福彩app下载山东福彩ios山东福彩可靠吗
            1905電影網>新聞目錄>電影資訊

            《我和我的家鄉》里的導演鄧超,有了新的進步!

            時間:2020.10.05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柯諾
            對話鄧超、俞白眉:在實踐中不斷加深學習 時長:07:01 來源:電影網

            對話鄧超、俞白眉:在實踐中不斷加深學習收起

            時長:07:01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 國慶檔第三天單日票房逆襲《姜子牙》《我和我的家鄉》也成為最快破11億元票房的國慶檔電影。



            片中的五個單元短片,觀眾觀感不一,其中鄧超俞白眉執導的《回鄉之路》雖然不是大眾評價里最好的那一部,也達到了一定的喜劇效果與貼合主題的情感表達。

             

            “我們自己也知道水平確實要比剛開始的時候好了一些”,鄧超和俞白眉在接受我們的專訪時說,如果把一部2小時的電影比作一個年級,從《分手大師》《惡棍天使》《銀河補習班》到《回鄉之路》,他們現在已經上了“三年級半”。


            鄧超、俞白眉接受1905電影網專訪

             

            “我們還有許多本書沒有看完呢,只能在實踐中不斷加深學習,在我們后面馬上要做的項目里,想一想我們上次還有什么問題,我們希望每一次都比上次表現要好一些。”

             

            鄧超和俞白眉坦言,如果《回鄉之路》現在再重拍一遍,他們相信會比當時要再好一點。

             

            這對導演搭檔在六年內拍了三部半電影,自稱是“三年級半”的“導演學生”,他們知道離畢業還有一段時間和距離,或者,在這條所謂的導演之路上,永遠就不會有真正畢業的那一天。

             

            幕后:鄧超增肥、蓄胡,吳京成“動作指導”


            《回鄉之路》的故事靈感來自導演俞白眉對家鄉變化的觀察和體會。

             

            2018年,他回到老家陜北,看到過去飛沙走石、溝壑縱橫的黃土高原變得一片綠油油,幾百萬畝的毛烏素沙漠也成功綠化,他就想寫一個關于這個主題的故事。



            在構思過程中,俞白眉剛好看到榆林成功研制沙地蘋果的消息,“他們是在沙漠里刨坑,刨完坑之后再在沙子里面放黃土,放上黃土之后種果苗,果苗上還要裹上塑料布,怕水分流失,然后要不斷澆水,因為陜北比較干旱,沙漠里是非常困難的。”

             

            俞白眉介紹,沙地蘋果研制了七、八年才最終成功,它和三北防護林的不同在于,既有防沙作用,又是經濟作物。把毛烏素沙漠與沙地蘋果結合在一起,于是就有了《回鄉之路》的故事背景。



            聯合導演鄧超這次還是擔任主演,為飾演喬樹林這個看似投機取巧、滿嘴謊言,人稱“喬首富”的土老板,他要在外在形象上看上去“油膩”一些,留胡子、增肥,“把肚子給吃出來”。


            作為江西人,鄧超也得學說陜北話,他說陜北話真的不好學,“比較吃力的是我和吳京,當然王源勝出了。我跟老吳兩個人練得舌頭上都長肌肉了,但是也沒他那么優秀。”

             


            王源是唯一一個到后期配音階段都沒有再要求校正的演員,直接使用現場原聲,而鄧超和吳京都得到配音棚重新錄,由陜北老師一個字一個字摳發音。


            俞白眉向我們透露了一個配音小花絮:“陜北話鼻音要求非常重,鄧超和吳京最后被逼得沒折了,塞了衛生紙,把鼻子堵著。陜北老師說這個有味道了,這個就比較像。”

             


            從《分手大師》《銀河補習班》到《回鄉之路》,吳京已經連續客串了鄧超和俞白眉執導的三部作品。這次他在《回鄉之路》中飾演陜北特色小吃店的老板,雖然沒有展現他擅長的動作戲,他卻在片場主動成了“動作指導”。


            苗阜的出場戲中,他需要急剎車在鏡頭景框內的定點位置。對于已經多年沒開過車的他來說,這個動作要求難度非常大。苗阜開了很多遍也都無法急停到指定地點。

             

            同戲里的吳京現場就忍不住了,直接拿了一個大墊子放在最前方,指示苗阜開車直接撞墊子,一聽到撞倒聲就踩剎車。苗阜依照吳京的建議操作,終于成功。

             

            苗阜下車后腿都軟了,“他沒想到他演的是動作戲”,鄧超還模仿起吳京在片場不自覺就指導的狀態,“一看這怎么放,來,好,等一下這個...吳京老師眼里不容沙子。”


            《回鄉之路》拍攝了26天,是《我和我的家鄉》第三組交的影片。俞白眉用“肝腸寸斷”、“咬牙割愛”來形容剪輯階段,每組原本時長基本都是約40分鐘,5組就是200分鐘,考慮到影院、觀眾和各方面因素,他們也不得不縮短戲份,剪掉一些鏡頭。

             

            為什么說鄧超和俞白眉拍電影有進步


            《回鄉之路》里的鄧超和《北京好人》里的葛優其實是一類人,他們都有著共同特質:愛說謊、愛耍小聰明,但又是他們,完成了對主旋律命題的貼切回應。

             

            他們都企圖以一己之力制造一場騙局,最終目的是為了實現對他人的善,對家鄉人的善。

             

            鄧超塑造的喬樹林形象非常鮮明,穿著POLO衫,外搭一件有些褶皺的西裝外套,胳膊夾著公文包,鼻梁上的墨鏡也往下挎著,完全是一副接地氣的土豪模樣,更何況還是一個“假土豪”。



            在喜劇橋段上,《回鄉之路》儼然不是《分手大師》《惡棍天使》那類“屎尿屁”的笑果,而是用鄧超偽裝的土豪身份與他忽悠“帶貨女王”閆妮時耍的嘴皮子來做笑點,比如強行做頭等艙,硬蹭合照,住不起酒店,用公交卡刷卡買單。


            為什么說鄧超和俞白眉這次拍電影比以前進步了,不僅止于喜劇橋段,更在于他們成功塑造了一個相對豐滿的銀幕人物,一個既可憐又可愛的喬樹林,鄧超也將他演繹得相當真實、有趣。

             


            故事行進到最后,一場演講故事反轉顛覆了喬樹林一開始討人嫌棄的騙子形象。他才是那個真正為家鄉做貢獻的人,為了成功種植、推銷沙地蘋果,帶領鄉親脫貧致富,不惜把所有的錢都投入到沙漠綠化和蘋果研制中,甚至陷入破產的境地。


            閆妮飾演的帶貨主播閆飛燕一開始也展現出一副高高在上,傲慢無禮的模樣,隨著為參加母校校慶踏上返鄉路途,一路上也漸漸引出她的貧苦童年與成長里的傷痛。



            《回鄉之路》和徐崢的《最后一課》都描繪了鄉村教師——范老師和高媽媽,是老師對學生的諄諄教誨培養出了一批為家鄉建設群策群力,改變家鄉面貌的年輕一代,高媽媽的兒子喬樹林與最后改變態度的閆飛燕亦是如此。

             

            俞白眉說:“家鄉可以是你的老師,《銀河補習班》里就有一個高老師,我這次又寫了一個高媽媽,她就是在我家鄉曾經深深影響過我的一個老師。”從閆妮上飛機后摸高媽媽的紅頭巾,再到她登上山頂看到煥然一新的母校,這些筆觸也源于俞白眉對他老師的真實懷念。


            《回鄉之路》與《銀河補習班》的聯結還有男主角馬皓文和喬樹林,他們也是一類人,都是不被外界理解,被他人誤會的人,都是曾經經歷輝煌又在事業高峰時跌落谷底的落魄父親。

             

            《回鄉之路》也有《銀河補習班》遺留下的種種問題,有待鄧超和俞白眉進一步在創作上優化改進。用一場催淚的學生演講來反轉人物形象,不免落入直愣愣的說教意味,也把喬樹林這一人物個體捧得過于高大。



            無論如何,《回鄉之路》依然擁有《我和我的家鄉》整體的最大優點,這是有“人味”的電影,沒有絕對的好人,也沒有絕對的壞人,戲劇沖突更不依靠好人與壞人的簡單對立才形成。

             

            而是用不那么盡善盡美的小人物,用微小的人情轉變,去投射中國鄉土的內在運行法則,去扣響時代變化的宏大命題。

             

            我們是導演初學者,和吳京看同一本電影教材


            《我和我的家鄉》五個單元的導演,有三個都是“演而優則導”——徐崢、陳思誠和鄧超,他們的導演處女作也都是票房大作。

             

            鄧超和俞白眉第一次合作執導的電影《分手大師》在2014年以6.65億元票房問鼎暑期檔國產片票房冠軍。但與票房不相配的,是對作品質量低到谷底的批評聲浪。



            那時候的鄧超在接受1905電影網采訪時說:“拍《分手大師》之前的鄧超我更討厭,比如會吐槽別人的作品,會去比較一些事情......自己徹頭徹尾做完一個電影之后,我知道電影人有多么的不容易,然后我說我再也不吐槽了。”

             

            到了《惡棍天使》,爛片罵名更是紛至沓來。一位一流的演員,和俞白眉一道被冠上“不入流導演”的名號,鄧超也漸漸明白,拍電影有多難。



            鄧超和俞白眉坦言,《分手大師》在商業上僥幸大獲成功,他們才開始想導演是怎么回事,“我們倆其實都不是專業的導演。每次拍攝完之后探討最多的就是復盤。我們仍然覺得自己是導演初學者,不知道的秘密還有很多。”

             

            顯而易見的是,從《分手大師》《惡棍天使》到《銀河補習班》,豆瓣評分也從4、5分檔提升到了6分檔,這次的《回鄉之路》也能看到他們的一點進步。


            《銀河補習班》甚至可以視作這對導演搭檔電影的分水嶺——從沒有章法的胡鬧喜劇漸漸走向更具情感深度的作品。



            多次客串的吳京是他們一直以來想深度合作的對象。在拍攝《回鄉之路》吳京戲份時,鄧超和吳京同時收到抗美援朝電影《金剛川》的合作邀約。他們也希望,三個人能找一個機會一起拍一部長片。

             

            鄧超、俞白眉和吳京還有一個共同的小群,聊最多的是作為導演各自的得與失。他們共同買電影教材,看同一本書,看到某一頁和他們拍的電影有關系,就會截圖發群里,一起分享拍戲時遇到的問題,互幫互助,共同進步。



            對于未來,鄧超和俞白眉不做過多設想,可以明確的是,他們會做類型片,有好幾個項目都不會是喜劇,但喜劇元素會一直以一定比例存在,甚至兩個人也不會一直綁定在一起當導演,有各自獨立執導的可能性。

            采寫/柯諾 視頻/復合型人才

            山东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