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l6occ"></code>

        1. <strike id="l6occ"><video id="l6occ"></video></strike>

            山东福彩山东福彩官网山东福彩网址山东福彩注册山东福彩app山东福彩平台山东福彩邀请码山东福彩网登录山东福彩开户山东福彩手机版山东福彩app下载山东福彩ios山东福彩可靠吗
            電影網>新聞

            專訪黃渤:《風平浪靜》首擔監制 直戳新導演痛點

            時間:2020.11.06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阿川
            品道黃渤:拍電影有夢想就去做 要心存善念 時長:07:00 來源:電影網

            品道黃渤:拍電影有夢想就去做 要心存善念收起

            時長:07:00建議WIFI下打開


            1905電影網專稿 采訪休息間隙,黃渤一直在擺弄他的智能手表,他想把“風平浪靜”四字變成表帶LED上的圖案。這一次,他更像是一個推銷員,極力通過各種細節,向大家推薦他監制的新作《風平浪靜》



            這是他第一部作為監制的電影作品,但他并沒有以任何表演方式出現在其中。即便如此,這部電影的每次放映活動,他都會到現場支持,為導演李霄峰站臺,不斷向觀眾和媒體講述這部電影的臺前幕后。


             

            同時,他也借著這部電影,向更多想做電影導演的新人,推銷自己的“HB+U新導演計劃”。《風平浪靜》則是這個計劃里的第二部作品,前一部是《被光抓走的人》

             

            黃渤起初的設想很明確,這個計劃就打造10部類型片。只不過,目前的推進情況比他預期的要慢,原本計劃只用3年,但如今4年過去了,第四部作品仍在尋找。



            “年輕的創作者可能骨子里面都會有一些傲氣,也有執著的藝術態度,有的事要說通很難。”黃渤給這幾年的無果找到了某種癥結。他不再那么逼自己去完成“3年10部”這個任務。

             

            畢竟,好作品都需要慢慢磨。

             

            Part.I


            《風平浪靜》磨了3年。

             

            黃渤和導演李霄峰第一次交流是2017年的上海國際電影節。那一年,黃渤拿下了金爵獎最佳男演員,自己的導演處女作《一出好戲》進入開機倒計時,而李霄峰的第二部長片電影作品《灰燼重生》(原名《追·蹤》)片花內容首次在創投單元曝光。


             

            后來,李霄峰請黃渤去工作室看完了《灰燼重生》的成片,結束之后,電影人的默契碰到了一起,覺得未來有機會可以合作。

             

            機會如同緣分一樣,遇見了就能成,但如果遲遲沒有碰到的話,可能只會成為一張空頭支票。


             

            同年11月,李霄峰和頓河帶著這部當時還叫《重回西園碼頭》的項目參加了某個電影創投大會,黃渤則是創投的決選評審之一。這個項目最后雖然沒有獲得相應的獎項,卻為兩人的合作,帶來了機會。


             

            黃渤當即決定把這部作品放進“HB+U新導演計劃”中。

             

            有位前輩導演曾經和李霄峰說過,“一個電影導演只有拍了三部電影之后,才有資格講自己是導演”。而《風平浪靜》作為他的第三部作品,也成為了他的關鍵。

             

            李霄峰過去的兩部作品口碑兩極,觀眾普遍不太買賬,影評人們則非常喜歡。可見,作為導演,他的手法并沒有多大的問題,但對于市場落地,作品可能還欠缺了一些觀眾緣。


             

            那么,黃渤又能為這部作品做些什么呢?

             

            李霄峰考慮過讓他出演其中的一個角色,可是劇本里并沒有太合適的角色。大伙兒想來想去,黃渤不如以監制的方式參與,能更好地組建整個電影盤,以及他也可以從更市場、更客觀的角度出發,提出相應的問題,讓整個故事變得更接地氣。


             

            最終,《風平浪靜》成了,走過了一輪電影節之后,豆瓣口碑7.4分,遠在前兩部作品評分之上,而在評論中,不少觀眾都發現,李霄峰這一次懂得面對大眾市場做創作了。

             

            Part.II


            《風平浪靜》是“HB+U新導演計劃”中,第二部和觀眾見面的作品,但實際上,它是官宣的第三部。

             

            早在2018年8月,《怒水西流》開機,當時網上所有的新聞標題打著“黃渤‘HB+U’計劃首部電影”。但兩年過去了,這部電影仍未有過多的信息。


             

            黃渤也逐漸在這些作品的創作中,發現在實際操作中,總是會遇到很多前期難以預估的問題。這些問題的存在讓他對“HB+U新導演計劃”有了新的認識。

             

            在過去幾年中,他和團隊期待能看到好的作品,會主動去創投看,也有周邊好友的推薦,更有新導演自薦。作品項目案件的PPT見了很多,但是真正能進入推進執行階段之后,遠比想象中難。


             

            在不斷碰壁中,黃渤慢慢意識到,原本“3年做10部”的計劃并不切合實際。如今,他想開了,“我也不是電影制片廠,真的沒必要逼迫自己,還是要找到好的方式才行。”

             

            在這幾年和新導演的接觸中,他發現“年輕的創作者可能骨子里面都會有一些傲氣,也有一些執著的藝術態度,有的事要說通很難。”


             

            誠然,很多人的電影夢是純粹的。

             

            在這個電影市場里,新導演扶持計劃有很多,想做導演的人也很多。我們時常能在各大影展上遇到有電影夢的人,學生們抱著赤子心,不斷詢問周邊的人如何才能有機會入行;那些畢業的人則捧著自己的夢想,向各種人遞交自己的本子。

             

            但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最終只能活在電影夢里。


             

            “現在的技術手段有很多,拍一個短片要比過去簡單。大家有夢就可以去做,去嘗試。”我們把這個殘忍的現實拋給了黃渤,他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只要自己有錢,都能往里面投,但別糟蹋別人的錢,要心存善念。”


            “所以對你而言,即便是新導演,還是要對市場和資方負責。”我們反問他。

             

            “我們不能按照成熟導演的水準去要求新導演,但是市場可不管,觀眾只是針對自己買的票價是一樣的。我希望新導演在前幾部片子里,能把自己的世界先拓寬,讓自己有更大的話語權之后,再去展現自己的表達欲。”

             

            Part.III


            犀利、狠且真實,黃渤足有資格來談這段話。

             

            黃渤的電影路從無到有,一直繞不開新導演們。他的第一部作品就是管虎的電視電影《上車,走吧》,后來又陸陸續續演了對方執導的《黑洞》《生存之民工》等作品。



            那一年,黃渤已經30歲了,但他并沒有真正在電影圈“而立”。

             

            因為《生存之民工》的演出,他被人看中,叫去了重慶的一個劇組,那會兒黃渤還不知道,這部被他當作學生作品的電影,會成為他的人生轉折點。

             

            那部電影就是《瘋狂的石頭》,導演寧浩的第一部院線電影,也是劉德華發起的“亞洲新星導”計劃中的項目之一。


             

            最終,電影成就了寧浩,也火了黃渤,讓他后續接到了一系列的喜劇劇本——《大電影之數百億》《功夫灌籃》《愛情呼叫轉移2》。

             

            新導演的不易,以及新導演成為成熟導演后的資源,他看得太明白了。所以即便是演員出身,黃渤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做新演員或者新編劇之類的計劃。

             

            “一個導演的成功,他能帶起整個團隊的,包括編劇、攝影、美術等等的小伙伴。你看寧浩一開始就合作的攝影師杜杰,現在已經是業內很成熟的大攝影師;或者是管虎還是新導演時就合作的林木,如今是非常出色的電影美術師。”


             

            誠然,我們能發現在他的導演處女作中,也多是他過去常合作的電影人。包括去把這個計劃變成現實,“有時候仍要拉下臉請人來幫助。”當初計劃啟動發布會上,他就找來了老友江志強、寧浩和周迅來坐鎮。

             

            或許對他而言,“HB+U新導演計劃”更像是他反哺電影圈的行為。

             

            Part.IV

             

            HB+U新導演計劃,旨在做類型片。

             

            即便如此,他沒有對“類型片”做出很強的限定。即便《被光抓走的人》不少觀眾看來,只算是一部文藝片。


            但黃渤定義,“它也是一個類型,其實它的主旨跟以往的都不太相同,它用了一個奇幻的強設定,把人們推到一個及至尷尬的一個角度上,對于情感的另外一個緯度的討論”。



            或許就像是他所說的,他和導演們的審美是有契合度的。

             

            當初,董潤年拿著《被光抓走的人》的劇本和黃渤聊,聊到興奮的地方,他主動提出了能不能讓這部電影加入到這個計劃中。


            在他看來,黃渤的這個計劃一方面能幫助到他的創作,同時也是“品質”的認可。兩人的默契也成就了這部作品。


             

            如今,《風平浪靜》和觀眾見面的時候,“HB+U新導演計劃”logo再次出現在電影片頭,董潤年帶著點自夸的話語,“有這個片頭,就知道這是一部好電影。”

             

            這個計劃接來下還會有什么作品呢?

             

            黃渤也不知道,目前找到他的作品里,懸疑題材有很多,“挺難的,觀眾對懸疑要求比其他類型要苛刻很多。”

             

            他還是希望能再多一些喜劇和奇幻類型的作品,以及像《被光抓走的人》那樣的情感題材也可以再多點。

             

            黃渤在等,觀眾們也在等。我們愿意把這份等待交給他,就像很多新導演愿意把項目交給他一樣,那是他和觀眾的品味碰撞。

             

            就像徐崢在首映禮上,說出的那句好友之間才有的調侃,“真沒想到黃渤品味這么好!”


            文/阿川

            山东福彩{{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